文写 2010/11/11。这事儿怎么说呢?无耻无下限,又过了四年,这种现象就更见怪不怪了


到大学来已经两个多月了,生活一直很混沌……有些时候非常想理清自己的生活,但…呃……因此我写了个学生活计划,或者叫做生活规划~大学生活固然枯燥乏味,但是也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比如聋呀女到寝室来推销佛珠。那天晚上,我们寝室四人有三都上床了…还有一室友在下边看书…忽然有人敲门,因为我们班各寝室之间一般是不会串门的,所以…起初我们以为是发传单、推销运动服什么的…但是绝对没有想到是一个和我们一般大的女孩子…

还在写字的室友去开门,小小惊了下,我们马上就猜出了此人来意。她微微笑,右手递出一个用胶纸小心包裹着的牌子,上面写了诸如好人一生平安、信善求佛之类的话,室友一不谨慎竟然接了,估计被她的微笑给迷惑了…浅浅的笑,嘴角自然上翘45度,我想她这微笑比电视里的微笑大使笑的好看多了,为什么不去选个微笑大使什么的呢?她眼睛透过黑框眼镜,貌似很纯洁…狠狠地盯住你,你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于是,那女子赶快用另一只手拿出准备已久的佛珠,小心地递给他…室友觉察出其中玄妙,但已为时太晚,阻挡不及…他一直不接佛珠,不停地说话给那女子解释,表情相当无奈郁闷,然而那女子根本就当没听见,或许她本来就听不见,聋哑人吗不是…

门一直维持在同一个状态。室友右手撑着门,让门保持打开一个小小的角度,左手拿着那牌子…无奈地举着,渴望把牌子送还给她。因为这特殊的姿势,那女子也一直被挡在门外,因此我们三个在室内的也轻松不少,像是在看一出好戏…静静地欣赏,人间冷暖、道德法律,以及未来之路…!

聋哑女

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那女子已经耗尽“口舌”,虽然她比石桥铺那些 JS 厉害多了(石桥铺:重庆电子城,类似于北京中关村、JS:奸商的拼音简写)…但,时间就是金钱,于是她果断冲了进来,室友哪里招架得住,阻挡得了…

我们开始慌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像缓慢升腾的热气,浮上心头。我立刻把警戒的弦拉开了,仔细地观察那女子…我不明白,这年代钱怎么变得这么重要了?没有钱好像什么都做不了似的?好像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她一米六二的个,一头长发用一根红色丝带扎着,配合其还算白净的瓜子脸,我断定:此人绝非营养不良!戴着黑框眼睛,晃眼一看还有点像周笔畅,特别是她可人的微笑…

她不语,手势都省了…进门后,直接把一串佛珠仍向靠门的一张床上,躺床上那哥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佛珠送还…我不解:他平时做事慢吞吞的,今天反应怎么这么迅速!、、意义深重、不容亵渎的佛珠现在怎么被扔来扔去?

女孩转向另外一张床,这哥们更牛,直接“睡着”,机会都不给她…于是她走向我,企图递上佛珠,我没接,她望着我,轻轻仰着头…这时我忽然想起电影<唐山大地震>剧照里那仰面的女孩,只是那落寞的表情被换成了现在可人的微笑,当时我的心小小一震,怜悯之心在心头闪过,转瞬即逝…然后我透过那黑框眼镜看着她,用手语比划了一句:对不起,我不需要!我好像在她的眼睛里面看出一丝惊讶,她差点张开了嘴!她那眼睛似乎在说:会手语!难道和我一样?而我却在想,我这手语应该比她那还标准点吧,看来多学点东西还是有好处的…她无法,悻悻地走开了…

后面的事我不是很清楚了,因为那块牌子的原因,还在下面的室友被买了串佛珠。送走那女子后…他回来说,唉,就当我买了串珠子吧,反正也不贵,寺庙里面绝对不止这点钱…我默然不语……


回想才来学校那会,我去隔壁寝室玩,快十一点了,大家都穿着裤衩,突然冒出一女的,当时相当惊讶,搞得我们尴尬无比,难道我们不给钱?就那样耗着?…或许我就一冷漠的坏蛋,面对人家的艰苦情况不予理睬。

但是,当,越来越多的聋哑人走上街头,越来越多的人向我们伸出手,我们当初纯洁的心、易于感动的心、带着无限悲怜的心将会变得怎样?我不知道…但事实的确是这样的,当人们抛弃伦理道德,抛弃羞耻怜悯,钱确实来的容易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