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早呢,觉得你没用场好,心底里不龌龊,人做得清爽。太有用场的人都是有点下作的。现在看看,没用场就是没用场。中国是个啥地方?做学问做三分,做人做七分。外国的人要紧的是发明这种机器发明那种机器,中国人呢,要紧的就是你跟我搞,我跟你斗。你不懂这个学问,你在中国就是个没用场的人。

–冯仪芳

 

从张艺谋的电影《归来》知道这部小说,就近终于花时间读完了。读到一段厚重历史中的悲哀震撼,一份真挚爱情中的浪子归来,以及,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

严歌芩的文字极富画面感,细腻而美好。有时候画面美到令人发指,有时候又让人眼角泛泪,所以我们能看到她的很多作品已经被拍成了影视剧,比如《金陵十三钗》、《天浴》、《桃子》以及这部《陆犯焉识》。

但这些是不够的。至少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新世纪青年来讲,这些只能是在几天时间里带着我去那个时代走马观花的逛一圈,就像焉识的弟弟焉得,多年后回到旧地,发现一切都变了,也只能“自我敷衍地把上海逛了一遍”,“不逛说不过去”……过于厚重的历史和永不停歇的时间总使人觉得那不太真实,代入感不足,隔开的好像不仅仅是几十年的时间。

因为毕竟,我还要搬砖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