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呢,我救的是水不是火。因为我居住的小屋水管阀门爆了,湿了我一身!这事儿也怪自己懒癌晚期,若早早防范也不至于此。

家里有一只水龙头很早就坏了。它老是合不拢,滴滴答答地漏水惹人烦,白天倒也还好,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实在难以忍受。为此我想了两个办法:一是小心翼翼找到合适的角度,让滴水达到最慢的水平,有时候甚至“滴水不漏”…这样我会觉得特别安稳,满足;第二就是找了一根扎头发的橡胶带(前女友的遗留下来的馈赠),绕了几圈把这水龙头绑住。

除此之外,我也尽量少用这个水龙头…毕竟完成以上工作还是需要消耗些时间体力的。

但好景不长…这漏水的龙头越来越难堵了,后面必须得关闭进水阀门才能堵住水…这期间的这些麻烦事儿难道我自己都没感觉到么?其实我是一开始就打算找人换的,但就是懒,拖。这一拖就拖到了两个多月的昨夜,终于来了一次大爆发。


事发今晨两点。我照例去关水,水龙头自然关不好但可气的是进户阀门也关不死了!不管怎么调整角度,水都是越漏越大的节奏,终于……阀门扳手连带阀门里头那个啥一起断了!

半夜的水压可是相当的高,还没反应过来的我湿了一身。我找了张帕子把喷水地方用手按住,任凭大水在屋内蔓延,这时我得感谢上帝:厨房有地漏,不至于积水成河引得楼下住户起来骂我;感谢水阀门上有快板,不然米盐酱醋等等就全废了;感谢房东住的不太远…我有个帮手可以叫。

房东是一对半老的老头老太太,深夜两点打过去实在是对不住人家,但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自己已经检查了户门外的水表处,没一个在转的,显然都不是我家的,所以只得烦请他两了,不然只能叫 119 了!

阿姨一见我问明情况就说:你啷个不早点说嘛,你早点喊我们修不就完了?我……

接下来的事情是这样的:我继续用手按着那个出水口,他两去找水表处那个阀门…原来这水表装在一楼,而我特么从来就没去过一楼,当然不知道水表在哪里……至于我为什么没去过一楼,你来重庆,我解释给你听。

期间又是找人开门,又是问人水表在何处等等半小时后,水停了!


现在,第二天的下午四点,本来是打算去一个活动的我正在家里养感冒。不过还好:水龙头都已经换好了,连带不太亮的灯也换了一盏。

完……我好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