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的这个时候我正呼呼睡着大觉,梦里有一头狮子和一只猫踽踽前行,画面和谐的很:狮子偶尔偏偏头瞄一下身旁的小猫,猫咪则紧紧贴着狮子…我不知道这预示着什么。

彼时我加班一整夜,赶完了周一要参与项目的投标文件,心中惴惴不安期待好运降临。这是某区县教委的一个视频监控项目,涉及监控与网络设备采购及系统安装调试,总投资一千多万。用户方为了照顾大家的利益,把整块蛋糕切割成比较均匀的五份…我们通过层层运作,对其中的包二志在必得。

虽然看似竞争挺激烈,但这项目实际就是 H 家和 D 家的竞争,毕竟从参数上看国内也只这两家能参与且成本也不高,我们作为集成商只能是紧步跟上勉强分一杯羹算了。据说前期用户曾召集这两个厂家进行了次非正式会晤,达成协议 H 分三包,D 家占两包,约定各自召集代理商投所属分包,不再参与其他分包的竞争。


然而,现场完全不是这样的。

那天我们兴师动众整理了一大车样品搬到交易中心,焦急等待项目开标…却发现每个包都有带 H 家产品参与投标的商家,有的报价甚至异常之低!我虽然前期就想过会有这种背后挨刀的可能,但真正遭遇的时候却不免心寒沮丧满口骂娘,D 家的销售代表更是像气蔫了的向日葵,低头无措。

因为内心事先预设了不会有人捣乱,所以我(含两家陪标单位)的报价都接近限价…这样一来只要竞争对手低个几万那么赢的几率就非常大,毕竟技术和商务部分大家分值应该都差不多。

结果不出所料:除开包一流标外四个包都被 H 家的代理商中标…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现在我们就样品问题和专家评分细则已经递交了书面质疑,而这不过是用文明的方式说了句操你妈…是个然并卵的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