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近视好多年了。大概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发现自己看东西不是特别清晰,需要上下翻白眼或者凑更近一点才能稍好一些,后来一检查说是得了轻度近视……那会儿年少无知,便置之不理。经历课业繁重的初三近视度数明显提升,于是从高中起我就成了四眼仔。后来高考、本科毕业这两次人生较大的转折也让近视有明显加剧,一直到现在稳定在左475°/右425°,可以说眼镜已成了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那我为什么要摘掉它,去做近视手术呢?

为什么做手术

昨天在重庆爱尔医院做检查,小姐姐问我为何要做激光手术,是参军还是单纯的想摘掉眼镜?我答:是的,就是不想带眼镜了。为何?因为它不爽呗!那年在泰国普吉本可以戴个装 A 墨镜开开心心地看小姐姐,但因为要戴框镜所以不得不忍受强光,下水抓鱼就更难受了,是敌是友完全分不清;以前在影院看 3D 电影遇到没有夹片的,也只能重叠戴两个框架眼镜,时不时还需要用手扶正,严重影响观影体验;现在疫情当前,戴着口罩没几分钟镜片里就会升起浓雾——同事有回打趣我说,你啷个冒烟了哎?

除了主观体验非常糟糕,给他人的观感也比较差,人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镜相当于是给这窗户上装了一层厚玻璃嘛。我外形本不是那种特别乐观开朗的样儿,戴上眼镜之后就更显斯文,书生气质特别重,给人一种明显的距离感——当然也可能是我选的眼镜不对,亦或者是我人长的丑?说到美丑我个人觉得有眼镜也不太好搭配衣服,局限太多……总而言之我想摘掉眼镜。

有这个想法其实已经几年了。有一年我买了些隐形眼镜来尝试,多次未果专门去到一朋友家里请她帮忙,她也是给弄了好几次之后才终于成功,片刻不适之后那种重建天日的欣喜真是难以言表,仿佛世界变轻,也变清了——我想那感觉跟近视患者第一次戴上眼镜差不多。好景不长,我自己把隐形摘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戴回去过,后面自己在家又失败了几回便只好放弃。

于是就有了要做近视手术的念头,推推攘攘又过了这么几年,如今我终于踏进医院了。


近视手术种类

其实我个人是个勇于改变喜欢尝试又愿意冒险的人,之所以说了这么多年而没做,唯一的原因就是——拖延。懒到我之前甚至都没有好好了解过手术有哪几种,直到昨天也才知道现下流行的近视手术主要有两大类:一是角膜激光手术,其原理是通过激光切削角膜,去除一定厚度的角膜组织改变曲率,从而达到矫正屈光不正的目的;一是晶体植入,相当于是放了一颗超小的镜片到眼睛里头,不需要了还可以取出来。

近视手术

上图非常直观的介绍了现在四种主流手术的情况,前三种术后不可逆的属于角膜激光手术,最后的 ICL 晶体植入价格最高也可逆但并不适合所有人。我还找到一个小视频也把这几种方式讲得相当详细透彻,各位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3D虚拟视频,并不恐怖)。

做手术的风险

但凡手术就会有风险,就看愿不愿意去承担。我一直以手术发展这么多年技术日趋成熟、科技设备越发进步来给自己加油打气,但当我查询资料,在知乎看到满篇满篇都是说后悔的文章,心底还是有些怯。有时候跟身边的人聊到近视手术,他们也几乎都是持反对意见,并且还会说出那个看似无可辩驳的理由:眼科医生大多都戴眼镜,害。那么近视手术有哪些风险呢?

首先近视手术属于矫正手术,在类别上被归为整形类手术,即便做完一切正常的话视力恢复,也并不代表是“治好”了近视,如果后期用眼不当或者出现一些并发后遗症的话,视力大概率还会下降。然后才是术后可能出现的后遗症和风险问题,据说比较常见的是“干眼症”和“炫光”,也会出现“飞蚊症”和“白内障”等等,这些后遗症个体因素明显,且都是“选择手术”需要承担的风险,无可回避。

看了很多帖子,其实真正让人担心的是人为操作不当导致的手术失败,典型如手术切偏了…祈求上苍,让我遇到一位良医吧!

近视手术

爱尔眼科医院三层初检等候室

做手术的过程

2021年01月15日,因为一些原因没去公司转而逛了两家医院。本打算去西南医院皮肤科好好看看日趋减少的头发,但转了一圈发现根本停不了车,遂作罢。转头去到重庆爱尔眼科医院呆了大半个下午,花了两百多块做了个术前检查,结论简单清晰:双眼状况良好,适合所有手术。事关双眼,感觉医生小姐姐还是比较负责,并没有信誓旦旦地推荐某一种方式,只简单说了其间差别并让我考虑清楚,在我多次询问后,她比较推荐上述提到的“全激光”手术,不推荐采用费用更高的全飞秒和 ICL植入。

近视手术

右眼角膜地图

其实我看不懂这张图,只知道我的角膜厚度是 537微米,属于正常范围。但我当天眼睛有些疲乏也开了大概一个钟头的车,不晓得会不会影响这些?本着对自己负责任的态度,我决定再去本市本专业比较牛的重医一院做个术前检查,看看结果会不会有出入,顺便也最终确定一下采取哪种方式和在哪家医院进行最终手术。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期间因为年事儿多几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今天才是我真正做手术的日子,2021年 4月 20日。是的,上午我完成了手术,现在是我摘掉眼镜写下的第一行字。几天前的一个工作日我去到大坪医院眼科,按说我去的时间算早了,可彼时已是人山人海,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而且现场没法挂号…于是我转头又去了爱尔医院。私立医院论服务确实是要好很多的,因为医院系统存了我的信息,所以一切流程都特别快,又一次更全面的检查开始了。

近视手术

除了一般的屈光检查之外,当天还做了散瞳验光,它实质是应用药物使眼睛的睫状肌完全麻痹,失去调节作用的情况下进行验光。护士给滴的散瞳眼药水曾一度让我感觉自己快瞎了,之后的几个小时我完全没法自动聚焦,视力固定在一个距离内,近的东西完全看不清,相当恼火…好在下午睡了一觉就缓解很多了。说时迟那时快,当天就确定了四天后进行手术,且一天后的周六再次去医院缴了全款(当天活动)。

提前一天再一次进行了屈光检查,且最终确认了手术方式——全飞秒手术(主要原因是:1)大部分人都选择了这种方式、2)我可能没法留太多时间恢复)。

手术当天九点,进行手术的几十号人准时来到术前宣教室,医生进行重要事项宣教,其中最为核心的一条就是:这手术需要患者(我很不喜欢被称为患者)和医生共同完成,需要患者认真配合,否则手术不能成功。这“配合”是指的是术中需要被手术者认真按医生要求将眼球固定在一个位置上,不能让它乱动,必须要在一定时间内克服恐惧和异物插入的感觉。

近视手术

我排第 13 号,但是也接近十一点才进到手术准备室,我们换上了一次性手术服,戴上发套鞋套,自己洁手洁面之后再由专业护士仔细冲洗清洁眼部。冲洗眼睛是用大量医用水直接冲洗眼球,需要双眼持续不断睁开,我配合度相当差老是不能自己的把眼睛闭上…护士很无奈说:你这样不行的哦,待会儿做不了手术的。

这句话让我压力相当大,曾一度让我想更换手术方式(全激光手术更稳妥但恢复时间长)!清洁眼部后我被安排到手术区外的门廊上等候,在这儿可以非常清楚感知到手术室内忙碌的一切,包括激光发射器刺耳的声音。手术室内有两台针对不同手术的机器,主刀医生是一个中年男性,其他配合的是清一色年轻小姐姐,他们片刻不停各司其职,患者5-10分钟不停地按顺序引导进手术室,流水线作业。

轮到我这儿的时候跳号了(跳了三个)。我想他们应该是想我在外边多等等(我起先以为是安排更有经验的医生对我手术),看看其他被手术者的状态进行一下心理建设——说实话我在外边也没建设个啥,倒想着还不如快点完成,害。

估摸着十二点多的时候我终于点了局麻躺在了手术台上,嗯,其实几分钟就完成了手术。先右后左,眼睛全程听医生指挥就是,事实上激光切削的那三十秒非常重要,一定不能动,否则切偏了就很麻烦——这个过程眼睛没啥感觉(比冲水可轻松多了),因此我配合得还挺好,听到机器那声section safety(or success)心里放松了大半。激光把角膜切掉手术完成了一半,另外一个工作则是医生动手通过那2mm缺口把切掉的角膜瓣从眼球里取出来,这时候我能感受到有异物闯入了眼睛,起先的右眼我全程忍住了,不过左眼稍微动了点,这也许就是术后左眼稍微痛一点的原因吧?

不过总体来讲手术还是很成功的,多亏了医生的手稳准狠以及他的鼓励啊~


术后恢复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一个人独子完成了手术,真是十级孤独,害。

从手术室出来之后世界几乎就明亮了,只是麻药未散,所以聚焦还有点点困难,外边的护士简单说了点注意事项并提醒说麻药很快就会散赶紧离开……于是我连坐下休息都没有,直接出门右转打了个车,回家。下车后甚至还在外边吃了个饭,吃饭间隙已经有些许疼痛感了,不过尚能接受,是那种微微的卡痛刺痛感。回家睡了个午觉,起床疼痛感已经少了大半~

手术当天一直到睡觉双眼都有疼痛感,但第二天起床明显好很多了。起床、洗漱、早点后车库开车,刚出门导航发现扰乱,哦…今儿限行于是又把车开会去,换地铁去医院复查,初查视力直接 1.2,哈哈哈哈哈啊哈。今天除了复查更重要的是听那几种眼药水的使用方式,别的都没什么了~

写下这几段文字的时候是手术的第二天晚上,此时我双眼几乎已经没有疼痛感和异物感了,完。

近视手术

眼镜886~